一条街

一条街,仿佛一条涌动的河,川流不息。

在人们眼中,大多数街道是普通的,两边不外乎是些商店、餐厅及各类门面。然而我们真正需要的却是普通而真实的街道,它在你家楼下,在你单位附近,在你散步的转角。哪怕它短的只有几百米,步行也不过几分钟,却能带来活生生的烟火。缺盐少米,冲下楼,买了立即返回,或者打个电话,有人送来,这便是街道带来的妙处。

一条街,千百面孔,就算不熟悉,也多是似曾相识的样子。因为,我们跟蚁族几乎无异,从相同的路线开始一天,然后原路归巢。所以,城市再大,总有一条街属于自己,就像衔泥筑巢的燕子,住近了某家的屋檐。

一条街,吸引人的方式很多,有的因为它古老,但古老未必实用,走进它,用猎奇的目光打量它的前世今生,我们始终是个局外人,走走就算。我曾在乌镇的街道上彳亍整个下午,虽然阳光温暖,但还是能闻到腐朽陈旧的气息,门槛上昏昏欲睡的老人,斑驳脱落的房子,更有街外浑浊不堪的河水上漂着稻草,白色垃圾,所以乌镇的美,只是个传说。而有些老街,虽曰老,却是仿古的钢筋水泥,就像穿着古衣,手捧大部头书籍的暴发户,老的没底蕴,没气质,更可恨,某些商家专干欺诈忽悠的勾当。所以,走一条古街,不如看看那墙头的野草,墙缝的石苔,韵味更足些。而有的街,因为繁华,所以得名。人头攒动的街市,混杂的汗味,爆米花的奶油味,时髦女人的脂粉味,五味俱全,也不见得能让人有好兴致。喜欢一条街,可能因为那里的几棵树,也可能因为春天盛开的栀子,秋天吐蕊的丹桂,所以,每个人都有喜欢的街道,理由各异。而有时候,光顾一条街的理由,简单的可笑,那便是,换个方向,换个心情。

一条普通的街,有头裹毛巾的大婶,牵手过马路的孩童,推车叫卖的小贩,燃炉烧烤的新疆人,遛狗自如的老人,挥汗如雨的车夫,树荫下聚赌的搬运工,大打出手的混子,目光迟钝的流浪者,结伴出门的学生……走完它,就算毫无知觉,却已阅人无数。但一条街上,总有你认识的人,水果店老板、早餐店伙计,超市收银,卫生院医生……几斤橘子,一碗稀饭,一包香烟,几枚创可贴,这便是生活。我曾自豪地夸耀,在楼下的街道上,可以买水果赊账,买香烟赊账,吃早餐赊账,看医生赊账,甚至冲洗照片也可以赊账……看来我在这个城市已经生活得够久,久的外人都知道我已经落地生根,于是给了我足够的信任,他们相信我一定还会出现,不是某天,而是每天。经常去闹市里的的一家书店,当我抱着一摞书,却发现钱包不在身上时,老板却慷慨让我抱着书出门,盛夏的午后,阳光刺眼,却如坐春风。

走一条街,晃晃悠悠,一脚踏进时光的河流,另一脚撂在岸上,时光与路程的交接,便是内心涌动的成长。生活在一条街,一条极其普通的路,有树,有花,有带泥的青菜和芋头,有似曾相识的面孔,大千纷呈,应有尽有。能否读懂世界,或许可以从一条你身边的街道开始,

俯身投目,楼下的街或晨曦初露,或街灯忽闪。下楼……便是生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