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 文字

烟,文字

香烟和文字,一定有关联。

开始抽烟是在毕业前的几个月,毕业生活凌乱,无序。宿舍里成天打牌,喝酒,然后是躺在床上抽烟,看从前想看,但没有闲暇去看的书。有人说,烟让人麻痹,有些道理,那时的我们,开始迷失,也开始向往。

宿舍的阳台,总是没有半丝阳光,所以我们叫它阴台。我总爱靠着那道门,看一帮人在屋里叫嚷什么牌出错了,什么地方要小心,再然后手里抓支烟,晕晕的感觉往头上窜,也许那也是中享受,心情乱了,就抽烟。

某天下铺的枫哥郑重地跟我说“你以后一定会抽烟的,因为你喜欢思考问题。”

这样的话算是夸奖,还是隐讽,我没有想得太多,但我真的记住了他的话。那时候,我们都去买零烟,一块钱几支的那种,在淡然的烟雾中焚烧我们的青春往事和所谓的纯真爱情。麻醉通常靠酒,麻痹通常靠烟,我曾为了青春情事喝的酩酊大醉,然后步行很远,坐在我们经常去的江边,发一夜的呆。我也曾在片刻抽完一包555,然后在水房里呕吐不止。过去的,如烟,淡淡而去。

一回头,我在自己的电脑里,写下20 岁的惆怅,20岁的风华和风花。我承认我是热爱文字的,很多的夜晚,我暗自发誓,我要把文字戒掉,象戒除毒品一样,谁又能做到呢?那些涌动在心窝里的文字毒液,积满自溢,带着诱人的妖娆芬芳,让人不能自持。我游弋在网络间,或多或少享受文字给人的曼妙感受,这种独特而诡异的享受,大多带有惺惺相惜和天涯沦落的悲怆,一边又挖空心思铺陈辞藻,架设诱人的场景和心理认同。那个春天,下了很多雨,浑黄的泥水一直没到家门口,我慌张地把所以的书,往楼上老人家里搬,水去后,我倦于人事,也不出门,三个月,一口气,写了十万字的东西,我突然诧异自己对文字的执着,但终究亏缺灵气,落得孤芳自赏。

现在,总爱蜗居在小小的单身宿舍里,掩着厚实的窗帘,紧闭着门窗,一个人安静地生活,看书,写空洞的文字。回头点上一支烟,沉入在烟雾里,父亲每次电话,都影射地告戒:切勿吸烟成瘾。我笑笑,沉默不语,然后问他们身体是否安好。哥抽烟的那会,我还在上高中,我曾勃然大怒地训斥他不该抽烟,他不说话,看看我,离开。现在,哥也总是劝我少抽烟,而自己却是个烟史多年的瘾君子。我看看他,笑笑,不说话。

烟和文字,是有联系的。烟伤身,文字伤神。但它们都能让爱者痴醉自迷,欲罢不能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