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年后,我们拿什么怀旧?

单位总是要求我们这些单身汉不断地搬家,从这座楼移到那座楼,屋子里的东西也总是越搬越少。最近全国各地洪水放肆奔流,我住的小城市也不例外,躲在房间里没有地方可去,站在楼顶上,看着黄色污浊的水,转身跑进卧室,想刨出一些陈旧的音乐,我承认是这样无聊的时光让我想去怀旧一把,听点过往岁月的音乐。

抽屉里的卡带,整整齐齐地躺着,可是怎么也找不到许巍的那盒《那一年》。可能是丢了吧,或者被谁借走了。这些东西都是从高中起慢慢积攒的宝贝,再看看桌子上的那种古老的爱华随身听,一部SONY放碟机,还有一年前买的MP3,它们都有陈旧,说不定就在明天,我又会去买MP3或者更高级的玩意。把那些积累下来的卡带和碟片好好得整理,突然发现最近两年几乎没有买过碟片或者卡带,原因是简单地在网络点击一下,就能把自己喜欢的音乐放在耳边。这样又省钱又省时间,何乐而不为呢?Mp3里的音乐被我听了,再删除,然后再去下载。那些歌曲像是家里的客人,走了张三,来了李四,不断地更换

关于买碟和卡带,很多人和我有相同的感受,在如此发达的今天,买卡带也许真是一件很老土的事情。网络如此发达,喜欢什么几乎都能找到,花费不多,只要你愿意花点钱去上网。怀旧的经典信物还包括书,什么样的小说,什么样的读本都可以在网络上搜到,买书又是一件奢侈至极的事情,记得有个兄弟给我说过,你一次买书的钱足够我买一个月的水果,是啊,水果对身体多好,又滋润,又营养。那些笨重的书只能给搬家时候带来繁重和疲劳。不过换个方面,现在的书也确实贵了点,一本书几十块钱,找个流行的词“性价比”来解释,也确实不划算,几十元买一件衣服能穿很长时间,几十元买点肉,也能大快朵颐一顿。犯得着吗?买本书,到头来成了废纸一坨。还占地方呢!

怀旧的近义词是久远,久远的近义词是时间,时间的近义词是沉淀。但,你看时代发展太快了,这样的岁月和时代根本不能接受沉淀这样的小瘪三。三到十元的盒饭不能容忍你细嚼慢咽地吃一顿天伦之乐的午餐,在以后的生活中,可能你再也找不到你用惯了手的玻璃杯,或者你喜欢的一双竹木的筷子。纸杯子和一次性筷子被你用完之后,信手扔进了垃圾桶,那还要看你有没有公共意识。真不知道怀旧这个词和传统之间有没有关系,很多年以前,可能还有人有这样的快乐,一对老人在垂暮的时候回忆怎样相识然后结合,在白头到老的历程,可是现在,我们以后可以回忆的是,我们是怎样从二婚男人,二婚女人走进再婚的辉煌,老的时候我们可以骄傲地宣布:老子一生没有做过什么大事,但我接了六次婚,离了五次婚,还有一次正在进行。

乖乖,时代真的进步,真的发达。但他妈的,我们原本所有的东西正在一样样的被科技剥夺,现在剥脱了我们的精神上的些须,那以后是不是要剥夺我们的衣服,人类都不要穿衣服,因为我们过去的羞耻都被科技和发达敢走了,大家在大街上,面对彼此的身体也熟视无睹,那个时候我们依然可以回忆:以前我们的祖先是穿着衣服的,一点都不美。

人类是不能够活在记忆中的,但我们的偶尔回忆又显得是那么必要,要不我们要那么复杂而精密的大脑做什么。科技发展,社会进步,造福人类,它同时也像一种微生物在侵蚀着我们,包括思想,情感。很明显,MP3 里的那些数据抢走了我们怀念和怀旧的物证,那些阅读软件和网络文字也让高的书柜下了岗。真担心,我们哪天就像我突然想起过去的一盒卡带或者一张碟,我们拿什么来满足那一刻的无聊和落寞.